最新消息:网站改版咯

头等富国的寒酸市长

偶尔会看 Yovae 1028浏览

美国联邦高地市的警察们日前到当地一家脱衣舞俱乐部检查时发现,他们逮捕的一名脱衣舞俱乐部“看门人”竟然是他们的市长。据悉,55岁的市长戴尔·斯帕克斯给这家俱乐部当兼职“门房”已快一年,他称自己之所以这样做,是为补贴家用,缴纳自己的医疗保险费。

一晚赚100美元

据美国媒体20日报道,现年55岁的戴尔·斯帕克斯是美国科罗拉多州联邦高地市的市长。一年前,当斯帕克斯自家开的一家餐馆生意萧条后,他就决定到该市惟一一家脱衣舞俱乐部去找一份兼职工作,充当夜班“看门人”。斯帕克斯说:“我的底线是,我只是用当门房挣来的钱支付我的医疗保险费。我一个晚上赚100美元,一周兼职3天,而我们的医疗保险,需要每月缴纳1200美元。”

警察突袭逮了市长

由于一直在晚上工作,斯帕克斯给脱衣舞俱乐部当“兼职门房”的事一直没人知道。直到上周末,24名警官对这家俱乐部进行了突袭,逮捕了包括俱乐部老板、DJ和8名脱衣舞女在内的10来个人。

充当“看门人”的市长斯帕克斯也被一起带到了警察局,接受了两个小时的审问。当警察们意识到他们逮住的竟然是市长大人后,惊得目瞪口呆,并没对他提出任何指控就将他释放了。

针对自己给从事色情交易的脱衣舞俱乐部当门房的事,斯帕克斯宣布自己不会辞职。斯帕克斯说:“我根本不知道俱乐部里面发生了什么。我只是当看门人而已,我从来没有到里面看过一次脱衣舞表演。所以我不知道那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。”

斯帕克斯称,他已决定辞去脱衣舞俱乐部的兼职看门人工作。斯帕克斯称,如果那家脱衣舞俱乐部真的干了什么违法的事,他一定会支持司法的判决。(来源: 新京报2006-4-21)

头等富国的寒酸市长

自从“脱衣舞门”事件后,戴尔·斯帕克斯市长的生活便乱套了。这位美国联邦高地市的市长,因家庭财政捉襟见肘,干脆在本市一家脱衣舞厅兼职做起了“看门人”。

市长每周3个晚上待在这里,“检查检查证件,收收服务费”。一个月赚的1200美元外快,除缴纳他和妻子每月1100美元的健康保险费外,还可以省下100美元的零头。

遗憾的是,这份不赖的收入,仅仅维持了一年便泡汤了。美国当地时间4月15日晚上,20多名警察突然逮捕了这家名叫“赤裸元素”舞厅的老板和几名脱衣舞娘。她们被指控违反了脱衣舞者与观众最近距离不得少于3英尺(约0.9米)的规定,且有不正当触摸,甚至有几人涉嫌卖淫。

“我根本不知道他们究竟干了什么。”市长说,“我找这份工作,只不过是为了支付账单,就这么简单。”因为这事,斯帕克斯市长的电话快要被打爆了。在应聘到舞厅看门之前,斯帕克斯市长曾光顾过“赤裸元素”。不过不是作为看客,而是送外卖。从2001年开始,斯帕克斯夫妇小规模地经营烤肉生意,为派对、婚礼等送餐上门。烤肉店取名“烧烤市长”。但看起来,“市长”这面金字招牌并没让他的烤肉生意红火起来。事实上,近一年来,烤肉店的订单越来越少,以至他不得不考虑关门。

所以,一年前,当他送餐上门时,舞厅老板问这位常常为卖不出烤肉发愁的汉子愿不愿来看门,他回家征询了一下妻子的意见,便去上班了。他承认,最初他也考虑过市民的感受。但是“大部分市民可不知道我挣得那么少,一个月才600美元!”

跟周边大部分城市一样,联邦高地市的市长不是政府雇员,纳税人并不为他支付福利。他不得不自己支付昂贵的健康保险,加上燃气费、水费、电费,等等,市长家每月的账单约3500美元。而市长一年的工资仅够支付两个月的账单。“在贫困水准以下。”市长说。

作为市长,斯帕克斯必须向联邦高地市1.2万多名常住人口负责,这其中约有0.5%是华人。每天斯帕克斯市长要花四五个小时干市长该干的“活儿”。不过,他可不是这块方圆4.7平方公里土地上的“统治者”。他只是主持着这座城市的“最高权力机构”———市政委员会。

尽管尊为“最高权力机构”的“一把手”,可他没法决定自己工资的高低。假如他想让自己的薪酬涨到每月1000美元,最终需要全市市民投票表决。

这位市长大人没专车,没秘书。尽管在市政大楼里有一间办公室,但他更喜欢在自家办公。

“我们这儿没学历限制。”斯帕克斯说,“任何一位年满18周岁的市民都可参选委员会。”

斯帕克斯在当选市长前,经营着一家杂货铺,卖鲜肉是全家一笔大进账。6年前的一天,两位市政委员会成员找上门来,游说他竞选市长。他们看中他的是“像大家一样辛苦地谋生,人们会觉得你就是他们中的一员”。

这位杂货铺老板终于被说动了。“尽管我从没想过要当市长,不过当了市长,我也不会失去什么。”他说。他竞选只花了几百美元,便以压倒性优势当选。4年后换届,他成功连任。他从未想过当市长有什么油水可捞。在斯帕克斯看来,当市长可以“跟那么多人打交道”,“是一份有趣的工作”。

眼下,最让联邦高地市市长忧虑的是,近来该市经济低迷,失业增加,2006年预计财政收入可能入不敷出。在职务忧虑之余,他也为个人问题发愁:自从辞去舞厅看门的工作,下一份工作至今还没着落。他的妻子也没工作。“找份工作可不容易啊!”他慨叹。到明年11月,斯帕克斯市长的任期将满,并且不能再连任。可以想见,如果到时还找不到工作,估计只能去领失业救济了。

转载请注明:Yovae Studio » 头等富国的寒酸市长